Slacktivism / 懶人行動主義

SlacktivismSlacktivism | Agent-X Comics

2010 年 5 月的大誌雜誌,我寫了一篇介紹「Slacktivism / 懶人行動主義」的文章。文章裡放了一幅漫畫,不過漫畫裡的對話翻譯被改得不大對,特此刊登正確版本XD

左:敵人剛剛已經對我們發射了導彈。阿兵哥,請立即採取緊急反應措施。
右:完成了,長官。我在臉書上成立了一個抗議社團,並在 twitter 設置了一個事件標籤。在下週,將把我們的網站和大頭貼,都換成黑色系,以表達嚴正抗議!

關於 black out 的解釋:

http://www.internetblackout.com.au/websites/
After you add this snippet, a description of the Great Australian Internet Blackout demonstration will appear above a "blacked out" (significantly darkened) version of your page. Your visitor need only close the blackout box to use your website as usual -- and they will only see this message once!

原文:

Slacktivism - 懶人行動

雖然這空間不是確切的「真實」,但網際空間卻是一個真實的地方。發生在那裡的事情具有非常真實的結果。這「地方」並不是「真的」,但卻是嚴肅的,至關重要。
– Bruce Sterling (1992;The Hacker Crackdown: Law and Disorder on the Electronic Frontier,xi-xii)

話說在大誌雜誌創刊號出刊前,大智文創在 Facebook 上設置了一個「大智行動:十萬農友助街友」應用程式,希望運用社交網路的力量,藉由邀請朋友、張貼塗鴉牆、加入粉絲團所散發的宣傳力量,讓更多人能夠知道大誌雜誌的理念,以打開知名度,降低街友販售的門檻。應用程式裡只規劃了三個簡單的步驟,並加上一點開心農場農民幣的誘因,在活動第一天就有上萬名網友加入。三個星期累計下來,則有超過三萬五千位網友完成了大智行動,在 Facebook 裡協助宣傳大誌雜誌。

一般來說,許多網路活動的參與者,都是瞄準活動誘因而來,這次也沒有例外。但是從相關的數據分析,我們可以發現,認同活動理念、熱心協助宣傳的網友,也不算少數。以大智行動應用程式裡的第二個步驟「邀請朋友」為例,雖然有將近7成的人只邀請1~3個朋友,但邀請超過 8 個朋友的 Facebook 使用者,也有將近9千位。而且在累計邀請8、12、16、20、24個朋友的網友數量,都在1,300、1,400位左右, 形成一個奇特的鋸齒狀長尾。

從 The Big Issue Taiwan 的粉絲專頁的數據上來看,也可以發現,雖然網路活動是一時的,但是仍有近一成的粉絲,真正成為大誌雜誌的支持者,透過讚/留言,持續關心大誌雜誌的後續發展。
同樣地,如果透過 Google Analytics 來看大誌雜誌的官方網站流量統計,也會發現社會性網路的引導力量,已經超越了搜尋引擎的出口效果。透過 Facebook 來到大誌雜誌官方網站的使用者(17.04%),超過 Google 和 Yahoo 的總和(9.19% + 6.42%),這跟傳統上一般網站以搜尋引擎為主要流量來源(六到七成)的狀況,有著很大的差異。看到這裡,您是否會認同,現在是一個由社會性網路所孕育的懶人行動主義世代?

懶人行動主義

結合「懶人」與「行動主義」這兩個相反意義詞彙的 slacker activism,其實早在 Facebook 誕生之前就出現了。2001 年美國紐約的報紙 Newsday,在提到 1995 年兩位大學生以發送/轉寄電子郵件來進行反對政府削減公共電視預算的連署案例時,就以 slacktivism 來稱呼這種行為。不需要走上街頭流血流汗,只要按按滑鼠按鍵、敲打一下鍵盤,就能參與公共事務、做好事,感覺十分良好。這種看似低能量的網路社會運動,在早期的網路世界裡可以透過電子郵件、部落格來進行,近幾年在社會性網路竄起後也更為盛行,各種大小事件、(成功)案例不勝枚舉,我們的行政院研考會還曾經公開招標徵求「政府因應網路時代社會運動之研究」委託研究案,企圖理解(破解?)此一發展現象。

對於忙碌的現代人來說,不採取直接行動的原因,除了無知、冷漠、自私...之外,沒錢、沒時間、沒膽量都是常見的問題。他們並不是光說不練的嘴砲達人,只是需要有別於傳統對於志工、憤青、行動者的嚴肅要求。因此,懶人行動就是一種適合這些人的公共議題參與方式,就像是拿廢電池到便利商店回收就可以換茶葉蛋、做環保,一樣簡單。
因此,往光明的一面來看,透過微網誌、社會性網路設計出各種讓懶人得以行動的機會,就是創造出議題的能見度,讓資訊可以迅速擴散,吸引媒體目光,達到宣傳效果。不管是銳推(Retweet)、轉噗或是「點擊這裡讚好」,多一些人協助宣傳,就多一些讓人理解議題、產生行動的可能性。

「做環保,買東西帶環保購物袋就對了/就夠了?」

但在另一方面,對於不認同懶人行動主義的人來說,這些幾乎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的行為,是否真的能稱得上「行動」、並產生實際的影響和改變,多抱持懷疑的態度。就算不談可能的改變或行動,議題行銷所帶來的關注,也有可能失真或失焦。例如今年年初 Facebook 上突然出現一陣女性網友在塗鴉牆上更新自己的內衣顏色的熱潮,據說是為了喚起大眾對於乳癌的重視,沸沸揚揚幾天之後,這場無主的活動最後似乎是以失控收場。

此外,懶人行動是否是一種廉價的贖罪券?在玩了無數個白爛的心理測驗/成分分析之後,加入「不想去玩了!因為澎湖縣政府鼓勵稱斤論兩鼓勵虐待動物!」社團、成為「網路星期二」的粉絲團、覺得「台灣認養地圖」的轉貼連結真讚,是否能讓網友感覺良好一些,然後就心滿意足,繼續沉迷於網路之中,遠離實際的行動參與。不過,這種機會成本的考量,倒不是懶人的問題,應屬於行動者/行銷者的困境,也是他們也一直以來在面對的問題。(有沒有聽過「一人一信寫信給總統」?)

人人都是反抗軍

持平來想,傳統的行動主義者對於科技並不陌生,他們早已習慣採用資訊傳播科技來改變社會。不論是真實世界裡墨西哥境內的 Zapatistas 反抗軍領袖 Marcos 透過網路發表詩文,或是約翰康納在科幻電影《魔鬼終結者:未來救贖》裡對著廣播的麥克風說 「人人都是反抗軍(If You re Listening To This. You Are The Resistance.)」。從古至今,行動者可是一直擁抱各種媒介,希望打造自己的媒體,用以傳遞資訊、發表聲明、引發意識。就算是把網際網路僅視為媒體,等同於報紙、廣播、電視或電影的傳播效果,行動者也不應看輕了網路的效益。

在這新的愚人世代,如何讓願意參與的人能夠找到自己擅長的位置,讓無法專注投入、僅能貢獻一點點心力人也不會感到負擔或罪惡感(嗯...聽起來好像 ONS...),並提高虛擬到實體的轉換率/整合性 ,就是當代的數位公益行動者/行銷者所必須面對的挑戰了。

Comments

還是翻譯錯的……
black out應該是解釋成「封鎖(某個訊息)…」
avatars 這裡是指網路上的分身們

charlesc's picture

那應該是?
總不會是封鎖我們的網站和使用者吧?

谢谢你的文章中显示你我的漫画。我希望你喜欢。祝福你。
Scott Hampson (Agent-X)

[...] Slacktivism / 懶人行動主義,都被歸類在 Business Tomorrow 的單元裡墊底。這兩個都是明日的商業嗎? [...]

[...] ──摘錄自Nothing but Net – Slacktivism / 懶人行動主義 [...]

[...] ──摘錄自Nothing but Net – Slacktivism / 懶人行動主義 [...]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