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Data 之加值、公開與課責(誤)

2012 總統大選前後,聽了兩場行政院科技會報主辦的與傳說中的 Open Data 相關的會議:2012促進地方投入科技建設研討會我國公開資料加值推動策略會議,心得如下:

加值、加值,加誰的值?

選前郭王兩大紅頂商人出來助選,據說頗為有效果,也難怪國民黨政府老是想著要拼經濟。因此國內不論是地方或中央,關於 Open Data 的議題,都僅著眼於商機。這個橘越淮而為枳的開放資料加值策略,看來仍將是偏頗獨行、朝向圖利既得利益者的方向前進。(參考:台權會:我的健保資料 你的龐大商機?

1/18 請來的英國講者,很夠義氣地推銷了許多 Open Data 在加值之外的好處,其中之一,在於社會價值(參考資料)。只在乎價格的加值,少了價值的社會與文化基礎,能夠永續嗎?

公開 vs. 開放

令青平台的威士忌兄氣到快吐血的,應是研考會代理大大再次拿出來掉書袋的電子資料流通/政府資訊公開法、以及其他同樣跑錯地方的講者大亂鬥之後讓聽眾覺得政府資訊公開(public data)就等於開放資料(open data)。
聽聽 Open Data / Taiwan 心平氣和的解釋

公開與開放的差異,簡單來說,就在於使用授權上的區隔。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e,政府資訊公開法,這些都是在講人民知的權利與政府資訊的公開。開放資料是要更進一步,除了知以外,人民要有使用,補充,結合其他資訊他用,散佈等的權利。

公開為所知,開放為所用,還差滿多的。由此可見,上了年紀還要玩新把戲實屬不易。年屆四十,我要好自為之啊...

課責的誤讀/誤用

讓我感到吐血的,則是聽到一位經建會官員關於課責的闡釋。中國時報的報導是說:

不過,相關部會官員在綜合座談時均指出,公開資料可能使公務員面臨課責風險,是推動這項政策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
與會官員直言,這個問題若不解決,以公務體系不做不錯的保守心態,新政策恐難落實推動;日前新店地政事務所因地籍資料坪數登載錯誤,引發國賠官司,被判敗訴。經建會建議,行政院應優先解決公務體系面對新政策推動,可能引發未知風險的心理障礙。

通常在談 Open Data 時,會認為課責(Accountability)是很棒的益處,藉由資料的開放與近用,讓政府可以對人民負責。結果,到了台灣,課責反而成為阻礙 Open Data 的推展的因素!? 哦,對啦,其實這些研討會沒在講開放資料的,只是資訊公開、加值、商機上雲端罷了...

所以,該怎辦?尤其,要如何達成 Open Data 促進政府資訊透明的嚴肅目的?
看來還是得激進一點才行。這或許是我的 2012 新年展望。

Topics:

Comments

Accountability 本來就不應該翻成「課責」啊。以前在 OSSF 翻成「責信度」,是一個雙向功能的詞彙,既有責任、同時也創造信用。但是翻譯成「課責」,彷彿只有罰而無賞(credit),很多人應該會先抗拒再說吧。

那.. 一起來激進吧?! XD

所以,3-4月內部提案時,提啊提啊
啊有想法,開會時要講啊 ... @@

Add n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