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網路支黨部 #001

「遙控民主」新實驗,讓百年大黨取經的七歲駭客政黨 - 專訪海盜黨主席(下)這篇文章裡,有兩個有趣的問題:

  • 第一,民眾到底願意參與多少?
  • 第二,黨內權力運作的不成熟。

第零次的綠黨網路支黨部聚會裡,也有類似的討論。綠黨的黨員對於黨的期待是什麼?政黨的支持者、跟NGO的支持者有何不同?有演化成自由軟體社群裡的參與/協作的可能性嗎?充滿問號啊~

且看十一月初第001次的綠黨網路支黨部聚會,是否能進一步對於綠黨x網路工具的想像/運用,有更好的理解跟企圖出現,以及...執行!?

Built to win & Code for Green Party!?

據說今年要激進一點,所以,從前陣子開始,著手規劃為期三年的志工行動,先從綠黨網站改版開始, 初步有一些簡單構想。若有朋友想要瞭解更多,且有興趣/時間的話,請花個五分鐘:

參考案例: 紐西蘭綠黨:

紐西蘭綠黨採用 CiviCRM 作為政黨的資料庫,並結合線上捐款、黨員資料、活動報名。 在 2008 年的競選活動,綠黨廣泛地運用線上募款,有效地募集到更多的資源。黨籍的更新程序很順暢,讓許多人得以續繳費用。在 2008 年選舉後,紐西蘭綠黨在國會有9個席次,有 5,000 個繳費黨員、超過 50,000 個支持者資料。 詳見:http://civicrm.tw/casestudy/greens.org.nz

德國海盜黨的流動式民主


techPresident 有篇關於德國海盜黨採用某種網路機制進行決策,模式類似介於直接民主與代議政治再加上審議式論辯...
仔細看過之後才知道,不只是單純的網路投票機制而已。簡記如下,希望以後派得上用場(我對德國/海盜不熟,若有錯漏請不吝更正):

主要內容來源:德國海盜黨的流動式民主的運作方式(How the German Pirate Party's "Liquid Democracy" Works

  • 德國海盜黨運用網路科技,處理其三年內快速成長的問題(2009年成立時只有800多黨員,2012年有將近三萬人)。
  • 2011 年,德國海盜黨針對柏林州議會選舉推出 15 位候選人,全上。其後幾次其他的州議會選舉,德國海盜黨也獲得7-8%的得票率,取得席次
  • 海盜這麼多,怎麼開會/決策?少數人才會去開會,多數的決策都是先在網路上經過許多人的討論。
  • 他們有些工具,例如以 EtherPad 為基礎的即時共筆編輯工具 PiratePad,也使用聊天室、wiki 和郵件論壇來協作。
  • 柏林的海盜黨則在實驗一項工具,Liquid Feedback。這是一個開源碼的軟體,核心概念是 liquid democracy(流動?透明?),一個用來顛覆傳統政治的技術。
  • Liquid Feedback 是關於競爭與決策。這平台上的 6,000 個成員都可以提出某項政策,如果此政策可以在某段期限內達到某個門檻,就會進入一個競爭性的修訂階段。每個成員都可以提出不同版本的政策,所有版本最後將透過投票來比拼。
  • 柏林海盜黨發言人 Ingo Bormuth 期望這是良性的競爭。透過競爭,可讓人專注在議題上。
  • 投票時,每人一票。但是,因為並非大家都能夠詳閱政策內容,所以系統允許成員可以委託他人代為投票。委託範圍可以是所有提案、某個主題的提案、或是某特定提案。而被委派投票的成員,還可以把這些票、包括自己的一票,再度委託給他人投票!
  • Liquid Feedback 這種以信任為基礎的模式,類似信譽系統(reputation system),只不過成員的參與所換到的不是點數,而是選票。理論上,這種投票鏈可能會把票集中到人緣好的菁英或獨裁者身上,但好在有個防錯機制,可以在任何時候取消委託投票,有野心的海盜也得認真才能成事。Bormuth 說,我們讓有戰鬥力的人可以成事,但也讓大家有權控制這些人。
  • 這就是 liquid democracy。可以在直接民主與代議政治之間擺盪,每個成員可以在任何時刻決定他們自己想要採行的方式。
  • 不過,海盜黨的柏林州議會議員 Simon Weiss 認為相較於其他比較常被採用的工具,Liquid Feedback 的重要性是否會被高估。且此平台也並非適合討論所有的議題。
  • 此外,其他工具是任何人都可使用,但 Liquid Feedback 則限制只有註冊成員(黨員?)可以使用。這也是對於 Liquid Feedback 的一個批判,似乎違反了草根精神。
  • Liquid Feedback 允許使用匿稱,系統僅需知道她是否為黨員,但不會去記錄哪個使用者帳號是對應到哪一個真人。目前有些關於導入實名制的討論,部分是因為議員想要知道他們是在跟誰對話,可以在議會裡進行討論時有明確的群眾意見轉述。這也是在直接民主與代議政治之間的游移。
  • Liquid Feedback 是民主的未來版本的原型。Simon Weiss 說他們正在進行實驗、嘗試,到目前為止尚稱可行。
  • 除了海盜黨在嘗試 liquid democracy 之外,也有其他採用 Adhocracy (一個類似 Liquid Feedback 的軟體)來進行政治創新的實驗案例。

備註:這是為了準備協助台灣綠黨建立輔助性網路平台而進行研究的參考資料。

網路為民、網友為主

年前去參加綠人談壇的座談,很開心見到十年前的網友。座談會講的是網路民主,所以就擬了個自己覺得有梗的題目。

題目雖有梗,但自己卻講不清楚,還是來看延伸閱讀好了:Rebooting America - 迴聲室 = 民主

迴聲室這概念,一直是學界對於在網路上能否客觀理性討論事務的批評論點。但實際上,管他的,電視、報紙、廣播裡的迴聲不是更嘈雜嗎?就讓網路來湊個熱鬧、並試圖找出一點解法吧。

綠黨網路支黨部 - 2014 黨員大會工作報告

人家有網路部主任,我們有網路支黨部沒有人。距離 2016 好近,應該要加速進行分身砍柴啊...

綠黨議員與網路

活動報名網頁上是這樣寫的:

2014 年的九合一選舉,綠黨空前地贏得了兩個議員席次:王浩宇 (桃園市市議員)、周江杰 (新竹縣縣議員)。
綠黨網路支黨部邀請兩位新科議員,請他們分享網路相關的選舉經驗,以及未來議員問政之路上的網路應用想像。歡迎綠黨以及非綠黨的朋友,一起來參與/提問。
同場加映:也邀請到在 g0v.tw 參與許多開放議會專案、同時也曾是台南市市議員擬參選人的江明宗先生(Kiang),分享他對於開放議會的看法。

當天雖然談網路的不多,但是對於綠黨的議員工作實務(上任一個月),多了不少理解,未來應該能有更多的實驗與想像可以期待!
會議記錄/影片,請見: https://greenparty.hackpad.com/-2014--JNXFt9gtAtp

2015 綠黨黨員大會雜感

  1. 從開票模式,隱約可以看出不同的黨內政治/動員實力。
  2. 從 http://green2015.democracy.tw/ 裡的互動看起來,網路聲勢高的反而不會當選,這大概跟台灣社會的情境類似。但綠黨似乎更保守些。
  3. 提題討論的投票,會場的三個座位區塊,似乎也有投票光譜的分布。我所位在的面對講台的右邊區塊,在某些議題選擇上,跟左邊區塊是很不同的。
  4. 提案眉角...除非是要修黨章,否則不要提細節/施行細則,有細節的都不會被通過。
  5. 提案討論的品質...很差*3。沒吵架真的是萬幸。在時間/空間/財力/人力的限制下,如何可以優化呢?

最後,據說大家都同意綠黨有個核心價值是「參與式民主」:

  • 透過讓每個人擁有完整、及時、正確的資訊,足以充分地參與各項決策,以及使其有能力參與的教育學習機會,來培力個人; 
  • 建立草根性的制度,此一制度建立在鼓勵市民活力、志願行動和社區責任的體系上,讓各項決策在適當層級上,直接由那些受影響者決定;

有些綠黨黨員覺得綠黨已經做得不錯了,但是,大家應該知道立法院也可以旁聽、有錄影、有議事公報吧(結果還是超爛)?更不用說藍綠兩黨都在想辦法開放了...

我想,我會改變一下路線,轉化原本的構想,改從促進黨員參與的角度來談,向新一屆的中執委/中評委提出實作建議。

開放蚊子館

開放民進黨的 http://opendpp.tw/vote/ 做了不錯的嘗試,只是一萬票的門檻有點高,不知是太看得起自己、還是對於婉君的期待很高?

綠黨呢?這一兩年因為美國白宮的 We THe People 有開放原始碼,也剛好是 Drupal-baesd,所以我跟一些人都有提到,是否要仿效美國來試試。當時的構想是開放提案、連署,成案後,綠黨將代為向政府提出倡議。只是當時想到綠黨人微言輕,連署門檻可能要設定在100人才比較實際,且綠黨當時沒有任何的民意代表可以派上用場/戰場,綠黨向政府倡議的動作應該起不了什麼效果。因此,也就是嘴上空談,無實際行動。

既然講到白宮,那就來看看他們的現況(2014)吧:
網路蚊子館:How the White House's We the People E-Petition Site Became a Virtual Ghost-Town

Only 85 petitions were created at We The People in April. None of them came anywhere close to the 100,000 signature threshold required for a government response. Half of the petitions had fewer than 500 signatures, and 85% of them had 2,000 or fewer signatures. Even though the site is explicitly set up to let people communicate demands to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40% of the petitions were clearly outside the scope of presidential power. The three biggest petitions called on the White House to overturn the FDA restrictions on e-cigarettes, designate Russia as a State Sponsor of terrorism, and maintain net neutrality. They’ve all vanished by now – any petition that doesn’t reach the 100,000 signature threshold within a month is removed from the site.

綠黨第十八屆中執委/中評委之參選人資訊/推薦/問答網站

依據在黨員大會召開前十天所發佈之選舉公報,花了兩天時間做了一個簡單的推薦/問答網站。除了露出選舉公報上面的簡介與政見之外,網友可以使用 FB/Google 的帳號登入網站後,還可以針對參選人撰寫推薦文、提出問題,參選人則可以補充選舉公報的不足之處,或是答覆問題網友提出的問題。

算是一個促進黨員參與的小實驗吧,以下是事後數據:

  • 8位參選人登入(共有20人參選),32位一般網友/黨員加入。
  • 15位使用者寫了29篇推薦文、推薦了14位參選人。被推薦的參選人中,有8位當選。
  • 3位使用者問了6個問題(可問多人),有6位參選人發表了10則回覆,其中有一位當選。

公民的網路運動:微小政黨的網路選戰 從台灣綠黨說起

應友人邀請去廣播節目講話,但發現都沒講到話@@...勉強插嘴說了一些:

  • 簡單介紹綠黨、綠黨網路支黨部
  • 綠黨網路支黨部 vs. 他黨網路部/新媒體部
  • 網路科技的運用:2008 年,也曾經把GPS掛在馬小九身上,看著牠游向金門...
  • 當選議員後,從「挺好的」、到「挺有用的」(伴侶盟)
  • 從 iVoting 談到世界咖啡館(流於形式...),以及德國海盜黨的流動式民主

節目結束後,主持人說要錄節目推薦和新年賀詞,我很認份地、置入性行銷地講了:

  • 我認為美好的生活是關心政治、參與政治,讓政治更好。(好像是這樣吧,後來想想,應該要把柏拉圖的話反過來講:要關心政治、才不會被糟糕的人統治、才會有美好的生活。)
  • 祝福聽眾朋友可以在明年選舉時,投票選出心目中理想的政黨和候選人。

用最麻瓜的電子郵件提升透明度

許久以前似乎曾經在公司內部介紹過運用電子郵件提升透明度的文章。近期,因為綠黨內部事務的因素,又開始找些資料。以下:

之一

最早應是看到這篇 2013 年 2 月的的文章「Email transparency」,後來 Stripe 又寫了更詳細的「https://stripe.com/blog/scaling-email-transparency」。以下簡單列出幾個重點:

  • 讓所有email在內部公開,除了讓工作更有效率,還讓工作更有感。資訊的開放流通,也是一種扁平管理、去階層的方式。
  • 使用 Gmail 和 Google Groups 來作郵件群組,也寫了過濾器以方便處理大量郵件。
  • 採用副本的方式,把信件寄到封存群組裡,讓每個人都可以存取,但同時又不會受到影響。
  • 公開的動作是每個人在寄每一封信時,自己去選擇的(要不要把這封信送進封存群組)。如果你覺得有疑慮,通常就是該公開。但,若有敏感/私人訊息,當然可以不公開。
  • email 的透明,有助於完整了解來龍去脈。特別是涉及外部溝通的時候。
  • 有機會在原本的工作關係人之外,意外獲得野生的協助。
  • 了解公司不同部門正在發生的事情、如何運作,降低隔閡、產生連結感。
  • 迫使自己去思考如何區隔資訊,想想看,為什麼不要把訊息公開?
  • 如果覺得資訊裡的資訊有嚴重錯誤,找當事人談,而不是私下評斷。
  • 不需要太投入。相信對話的兩造能把事情處理好,不用自己跳進來。
  • 不要挑錯字XD

然後有個很有意思的FAQ:

Q. I feel like I need to write my email for the broad audience that might be reading it, rather than the one person it's actually meant for.
A. The only change between how you write emails for email transparency and how you would write them privately to other Stripes should be that one has a CC. That is, if you feel a need to rewrite your emails for the audience, then that likely indicates a bug in the organization we should fix. If you notice yourself having this tendency, talk to gdb — we should be able to shift the norms of the organization so this isn't a problem.

之二

How we handle team emails at our startup: Defaulting to transparency 這篇文章裡,Buffer 的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 Joel Gascoigne 解釋在其以透明為原則的企業文化裡,如何透過電子郵件來提升透明度。他首先引用 Keith Rabois on the Role of a COO, How to Hire and Why Transparency Matters 文章理的一段話:

為何透明很重要?( Why Real Transparency Matters)
如果你希望人們可以做出聰明的決斷,他們需要脈絡、以及所有可得的資訊。如果你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做出跟你一樣的選擇,你必須提供他們你所擁有的資訊。完整的資訊也可以減少組織裡的政治問題。內部政治問題的主要來源,就是資訊的不對稱。

Buffer 的員工會收到大量的電子郵件,透過副本發送給部門群組的作法,了解公司各部門正在進行的專案進度、行銷活動、採訪詢問或是合作洽詢等,舖天蓋地的郵海,讓整個團隊的腳步加快、讓每個人充分了解公司正在進行什麼事(所以不會看報紙才知道...)。
那麼,要如何處理超量的郵件問題呢?他們這樣作:

  • 設定郵件規則,讓某些郵件不會出現在收件夾(封存),但是仍然很容易在想要閱讀時可以找到。
  • 透明,只是代表你可以隨時隨地存取想要的資訊,而不是要把資訊堆滿在你的電腦桌面上。
  • 設置一個不公開的臉書社團,只分享訊息、無須回覆。

網路黨、網路部、網路支黨部

網路黨 vs . 網路支黨部

去年有民進黨外求網路部主任的新聞,今天則是看到財訊網站上對於時代力量冠以「網路黨」的形容詞,我的眉批是:「時代力量,比較像是少了綠黨的核心價值的綠黨網路支黨部 」。

為何要這樣吃人家豆腐?原因是,參考我在 COSCUP 2014 所講的「從開源到開趴 開放政黨在台灣?」,開放 / 透明,很棒,但還不夠。政黨需要核心價值,以及對於議題/理念的立場。若是凡事訴諸婉君,只有民意、沒有黨意,在我看來,其實並非好的政黨。

網路部 vs . 網路支黨部

在經濟學人的「Everything is connected」這篇關於網路行動主義能否帶來真實的政治運動的文章中,說到:

多為自由派的網路運動份子不太可能籲求創建「網路部」。比起玩政治,許多人更想要「駭」政治--藉著狡智和從外部施加的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找到某種方法,讓系統走向某種他們欲求的結果。 by 網友譯文

在今年的綠黨黨員大會之前,我寫了個「不參選聲明」到黨員論壇裡,算是某種程度跟上文類似吧:

若是直接進入中執委決策圈(?)來推動某些主張,雖然可能快速便捷,但基本上跟我所偏好的參與式民主/由下而上形成決議的模式相左...所以,還是先待在舒適圈再觀察兩年看看...

綠黨與社民黨合作之黨內新政治

本文以綠黨黨員論壇(Google Group)所能獲知的訊息為基礎,略述綠社合作過程中,我一個綠黨黨員的認知...

  • 合作的基調,是在年初的黨員大會中確立的。
  • 2015/03/09,共同召集人透過黨員論壇發表「致本黨黨員關於3/6和社民黨會面一事現況,感謝!!!」,向黨員徵詢意見。共有29 篇留言、18 位留言者。留言的都是黨員,並未有中執委參與對話。
  • 2015/06/26,有份雙方第一次合作會議的新聞稿
  • 04/23、06/30的中執委會議紀錄裡,約略有提到一些政黨合作的討論/決議。
  • 07/16、07/30還召開了臨時的中執委會議,不過沒有即時公布會議記錄(後來有公布,不過,本黨會議記錄一向都只有問題與結論,沒看到過程...)。
  • 來到08/06,發了一封「綠黨中執委會關於政黨合作近況的說明信」,說明「7 月 16 日,臨時中執委會通過繼續與社民黨協商合作案,過程中,中執委帶著地方議員、參選人、地方支黨部幹部等提出的協商條件,經過來回確認,終於在 7 月 31 日與社民黨代表達成協商共識。」以下摘錄部分內容:

    由於協商時程緊迫,且許多協商細節事涉選舉策略及政黨整合進度,無法即時向所有黨員公佈,因此使得黨內有資訊落差的情況發生。對此,中執委會要向關切政黨合作案的黨員同志們致上最深的歉意。
    另針對黨員關切的不分區排序問題,本周一晚間兩黨提名委員會曾召開溝通會議。初步決定待兩黨各自完成不分區提名及排序後,再送交參政聯盟共同提名委員會決定整體排序。
    本黨提名委員會亦於同日召開臨時會決議:
    1. 不分區準政治代理人先依 2016 立法委員選舉綠黨政治代理人提名辦法,開始進行第二階段提名作業,舉辦公開政見座談,經提名委員確認提名後,再討論綠黨本身的排序。綠黨舉辦之公開政見座談,提名委員會將派員出席。
    2.決定不分區排序前,提名委員會將另舉辦座談會邀集黨員及公民團體,針對不分區排序表示意見,供提名委員會參考。
    為彌補急迫協商過程中的資訊落差,期能在簽署備忘錄決策前充分理解黨員意見、進行對話,中執委會將與各地方支黨部合辦黨員座談會,跟各地黨員及黨友討論政黨合作事宜。座談會亦將尊重支黨部的安排,決定是否邀請未來的合作夥伴社民黨一同出席。待各地座談完畢後,中執委會將召開臨時會,確定是否正式簽署兩黨合作備忘錄。敬請黨員同志們能踴躍參加各支黨部座談,提供寶貴的意見。
    為了讓黨員充分了解參政聯盟推動過程與協商結果,茲提供:「政黨合作協商大事記」、「綠黨與社民黨合組參政聯盟之利弊及意見統整」、「社民黨簡介」、「綠黨社會民主黨參政聯盟合作備忘錄」等四份文件,請黨員參考。

  • 花生什麼事?原來,08/03有黨員說朋友傳給他一則新聞「黨內雜音不斷 第三勢力綠黨與社民黨合作尚待解決」...看到這個我和一些人都驚呆了,我只好留言說:

    「不知道所謂的黨內民主程序、或是程序問題,到底是什麼?就是看不見的提名委員會的內部表決嗎?如果只能從新聞、臉書訊息、電話、耳語來看到、聽到這些消息(據說五月底就已經有不分區名單了?),這絕對不是新政治啊~」

  • 於是在一週內,很快速地辦了四場支黨部座談會(08/21公布會議記錄),也邀請了社民黨的朋友來參加。然後也很有效率地,在08/15舉行臨時中執委會議,確認了「政黨合作與備忘錄簽署」。三天後,兩黨正式召開記者會宣布結盟合作。
  • 政黨合作座談會,頗有意思,也有一點點小火花,我個人在會後某串討論的留言是這樣:
    • 「答案在人心」的意思,我的理解就是原則上「沒有「不合作」這個選項」。或許,是因為年初黨員大會通過的「綠黨選舉整體策略討論案」,就是僅有合作的選項?(現在找不到該案全文...囧...)
    • 我比較不傾向合作,因為若選得好,就算有些實務上的摩擦與問題,但起碼會有資源可以持續成長。若是選不好/沒過3.5%,則後續發展會更困難。團結合作很好,但對我個人來說其實是賭一把。
    • 但是,我認同「以實質整合為前提進行合作」。雖然這似乎不大符合程序、黨員大會並未做出此授權。
    • 如前所述的賭一把,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政治判斷、利害分析,以及對於綠黨的付出與情感考量。若傾向不合作,並不代表不著眼於台灣,可能是更長期地看綠黨發展對於國家社會的利益。
    • 最後,還是要談一下我們被動的民主程序...如同小易的問卷,以及我出席週五晚間北北基座談會,座談會的確對於了解合作案有非常大的幫助。在座談會之前,對我來說,合作過程其實是宛如黑箱...(接下來換提名委員會多分享一些資訊了吧?)
    • 以及,信任是雙向的。今天投票選出的中執委,代表他們獲得較多數黨員的信任,也期待中執委能做新政治的好榜樣。相信在參選之時,沒有人會說如果壓力很大所以有可能會退出、或是因為個人工作很忙所以沒什麼時間參與黨務吧。希望以後藉由資訊的流動、以及意見的公開表達,能讓相互的信任變得更好。

講結論,就是,我個人認為我們的黨內民主有點被動。不是因為欠缺時間與資源,不是因為機制或技術不佳,而是少了一個鼓勵黨員參與黨內民主的預設心態。這樣其實不大能玩新政治吧?希望黨內諸委能在此事件後,能有更深刻的認知。

不分區立委排序 學問大

先講結果,依據 2015/09/21 的記者會新聞稿,2016 立委選舉,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依序是:

  1. 張麗芬(中華電信工會秘書長)
  2. 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3. 詹順貴〈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
  4. 葉大華〈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
  5. 謝英俊〈第三建築工作室〉
  6. 許秀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執行長〉

延續之前綠黨與社民黨合作的意見紛擾,在合作座談會之後,我在綠黨黨員論壇表達我的看法:

「座談會的確對於了解合作案有非常大的幫助。在座談會之前,對我來說,合作過程其實是宛如黑箱...(接下來換提名委員會多分享一些資訊了吧?)」。

實際上,綠黨的確也有在籌辦不分區排序座談會,並於8月30日舉辦。而在那排序座談會之前,綠黨黨員論壇裡也先有一些意見討論,我自己的發言是這樣的:

以我個人來說,除了排序,我蠻想知道,為什麼有那些人、為什麼沒有哪些人(根本排不進來@@)。舉例來說:

  1. 原本聽說有不分區名單裡有原住民候選人,但現在無,不知是因為?
  2. 環境跟土地兩個議題頗相關、但卻獨立出來?不知道是否會排擠了其他可能性。例如,動保也是許多綠黨朋友關注的議題,不知道提名委員會在徵召過程中,有無接觸此議題的可能人選?
  3. 提名辦法提到「不分區立委一律採取徵召模式」,我對於結果之一「徵召了綠黨共同召集人」的狀況感覺有些詭異/微妙(因為一般來說,所謂徵召,應該是找那些非黨員、非積極參與黨務運作、或是原本無參選意願的人)。之前似乎是在九合一選舉造勢場合上,有聽過根政老師說願意在2016出來參選,只是不知當時是想走區域或不分區、以及心路歷程為何?
  4. 勞工/勞動議題很棒,很可惜以前綠黨比較少關注。但是,前次與社民黨的座談會,社民黨秘書長提到的工會組織/以及對於問題的回應,反而讓我更擔心工會組織是否有綁樁意圖...
  5. (每個倡議組織/NGO,其實都也是某種利益團體,工會、性別團體、環團、動保等都是,只是這些團體比較在意公平正義/公共利益,而非財團私利。只是,如果今天工會組織支持綠黨是因為我們有不分區的勞工議題代表,那麼,若沒有/排序不夠前面呢?或者,反過來說,其他倡議團體會因為沒有相關議題的代表就不支持綠黨嗎? 當然,或許也只是工會組織講話比較草莽/直接些)

排序座談會當天除了提名委員會兩位出席並主持之外,擬參選人僅有許秀雯出席,參與座談的朋友包括非黨員,並明顯可見有動員/反動員來的一些人,沒記錯的話,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也出席了。當天的精彩實況,可以看座談會的錄影: https://www.youtube.com/user/greenpartyinternet/videos

至於我上面的問題,當天有再口頭問一遍,基本上算是有得到回答,但是我其實都不大滿意...最後只好在論壇上再馬後砲一下...

還想講的是:

  1. 我也贊成同志/勞工放前面,土地/環境列後面。
  2. 就算三/四名未能選上,也應進入立委辦公室任職(如果有拿到兩席),四年後絕對更有把握。2->4,4->8,8->16...綠黨執政之日不遠了XD
  3. 育憬其實只講了沒有原住民參選人的結果,據說原因需要當事人自行說明。關於根政的部分,也需等當事人剖析心路歷程...
  4. 很感謝社民黨和工會的夥伴的說明。但正如他們所言,工會組織是高度政治化的團體,我還是會比較謹慎。
  5. 會後我有跟賴律師表明,雖然可理解提名委員會有一些不能公開的資訊,但也不能這麼不透明,請他們考量可開放的資訊,讓大家多理解過程。

(坦白說,只要過程讓黨員適當知情/輕度參與,就算今天是另外四個議題、四個人選出來選,我也ok)

其實,隔了一天,在8月31日,提名委員會針對不分區排序與委員運作,在黨員論壇裡有一些說明,摘要如下:

Q: 2016立委選舉,綠黨為何設置「提名委員會」?
A: 綠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於2015年4月1日通過〈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綠黨政治代理人提名辦法〉。該辦法業經4月23日及4月27日兩度修正 (http://www.greenparty.org.tw/node/250)。辦法中明定,綠黨中執委會應邀請「社會公正人士」組成「提名委員會」以處理提名與徵召作業。

Q: 為何不由黨員直選的中執委們負起政治責任,直接處理提名作業?
A: 考量部分中執委可能投入立委大選,邀請社會公正人士共組提名委員會,以避免中執委自己提名自己,權力過於膨脹。

Q: 2016立委選舉綠黨「提名委員會」組成為何?
A: 綠黨提名委員會由五位社會公正人士與四位中執委共九人組成。五位社會公正人士則由中執委提出名單後,考量議題領域與性別分布,依共識決產生。委員名單如下: 徐世榮(政大地政系教授)、賴曉芬(主婦聯盟環境保護聯盟基金會秘書長)、賴中強(經濟民主聯合召集人)、汪明輝(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系/ 鄒族)、陳淑綸(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社會公正人士均為義務協助,無出席費、無車馬補助費。四位中執委委員則為張育憬、石德隆、邱花妹、Wilanglawa Biho。綠黨共同召集人張育憬同時出任提名委員會召集人。

Q: 綠黨提名委員會迄今之運作情形?
A: 提名委員會於2015年4月17日召開第一次會議,至8月3日共召開八次會議。提名委員會於第一次會議中,就提名辦法在作業實務中可能涉及的問題廣泛且細緻地討論並提出建議修正之意見。討論修正了「候選人參選登記」、「綠黨政治代理人背景揭露表」與「保密切結書」。後續會議並建立不分區立委提名與排序評比標準 (五大面向包括: 個人學經歷、社運及政治參與經歷(含參選)、核心價值、政策落實、組織認同與合作)。
候選人分為三類: 黨徵召之不分區候選人、黨徵召之區域候選人、自我推薦的區域候選人。
為貫徹政治責任,所有擬參選人經中執委會具投票資格者三分之一以上同意(排除三位擬參選之中執委,共有六位中執委具投票資格),才送進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在書審候選人資料後,分派提名委員會具綠黨中執委身分的委員,協助個別候選人填寫「綠黨政治代理人背景揭露表」(雙方並簽訂「保密切結書」),釐清參選可能涉及的財務、健康或私德等風險。
配合中執委會提出候選人之時程,提名委員會至今受理7位區域(5位自我推薦、2位徵召)、5位不分區擬參選人資料。

Q: 提名委員會為何未開放旁聽?未主動公告會議記錄?
A: 近日有黨員要求提名委員會會議開放旁聽、錄音、錄影,乃至質疑提名委員會運作不透明。提名委員會在此簡要說明。
首先,提名委員就委員會運作原則進行討論後決議,基於候選人露出時間,應尊重綠黨選戰的整體考量,提名委員會不主動公告提名作業進度,而是將每次會議記錄送至中執委會備查。相關資訊之公告,由中執委會執行。
其次,提名作業中,針對擬參選人之部分討論,部分涉及個人資訊,基於保護候選人原則,提名委員會做出未開放旁聽、但必要時得邀請擬參選人或相關人士出席的原則。

Q: 綠黨提名委員會如何處理不分區排序?
A: 提名委員會在先期的會議中,討論、建立了不分區立委提名與排序評比標準,包括:
1. 個人學經歷。
2. 社運及政治參與經歷。
3. 核心價值(個人核心價值或理念陳述、對綠黨核心價值:社會正義、參與式民主、非暴力、生態智慧、不犧牲下一代的永續、尊重多元的理解與認同陳述)。
4. 政策落實(關切與專業的政策領域,目前正、未來將著力的法案)。
5. 組織認同與合作(對選前簽署、選後落實*綠黨政治代理人公約的態度,同意或仍有疑義?疑義部分為?若成為綠黨政治代理人,希望如何協助綠黨的組織發展與成長,例如:關心議題、政治領域…等)
7月30日綠黨臨時中執委會中,兩位議員、候選人團隊、支黨部主委,就不分區排序所提供之意見彙整如下(引自7月30日綠黨臨時中執委會會議記錄)。與會者同意將下述意見交綠黨提名委員會參考。
對不分區排序考量的因素:極大化政黨票、價值的選擇、未來的運作
組織地動員能力與承諾
空氣票
未來的運作:進入國會後的專業能力,過去和綠黨的淵源(信任基礎),價值取向考慮(指標怎麼訂定?國會組成)
價值的選擇→過去的實踐是否和綠黨六大核心價值之關係,國會組成的被代表性

Q: 針對不分區排序,黨員意見如何表達?
A: 提名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前夕,提名委員會收到兩份資料。一為要求優先提名同志不分區立委的連署信。二為就不分區排序決定方式之建議。回應黨員期待,提名委員會做出以下決議:
「1.不分區準政治代理人先依2016立法委員選舉綠黨政治代理人提名辦法第二條第七項舉辦公開政見座談,經提名委員確認提名後,再討論排序。綠黨舉辦之公開政見座談,提名委員會將派員出席。
2.決定不分區排序前,提名委員會將另舉辦座談會邀集黨員及公民團體,針對不分區排序表示意見,供綠黨提名委員會參考。」
針對2. 的決議,秘書處於 8月30日於台北舉辦一場意見收集座談會。提名委員會並發出意見收集表單,供黨員與黨友提供書面意見。座談會紀錄與書面意見彙整後,也將提供給提名委員會參酌。

回顧一下上面講的,原來,不分區候選人是由「黨」徵召、經中執委投票通過送進提名委員會、再經提名委員會決議通過,最後再決定排序。那麼,回歸到起點,不知道當初到底是如何決定要徵召誰的呢?這是一個新的疑問...
(事後有再確認,文中提到的「提名委員會至今受理7位區域(5位自我推薦、2位徵召)、5位不分區擬參選人資料」,也就是說,自始至終,中執委會送進提名委員會的不分區候選人,就只有這五位,包括後來退出的高潞‧以用‧巴魕剌)

而在排序座談會將近一個月之前的8月3日,有則新聞是這樣寫的:

然而,就在上周四綠黨召開臨時中執會,卻因綠黨基層,包括同志黨部、原住民黨部對於黨中央決策大為不滿,綠黨原住民黨部黨員在中執會現場揚言退黨。

後續,的確有一位原住民中執委退黨了,而高潞‧以用則成為時代力量的不分區第一位...這樣叫我如何能不相信靠北第三勢力的匿名爆料呢...

7月底綠黨社民黨還沒簽備忘錄就已經談了不分區內定張麗芬李根政第一名, 聽說原住民的都氣到退黨了, 不知道上週辦的公開座談會和線上問卷能否影響內定呢, 快開賭盤吧 ~~~~ 呵呵

最後,關於提名委員會在網路上透過 Google Form 所發出的「綠黨不分區立委排序網路意見徵詢」,最後並沒有釋出原始問卷的填答資料,但有一份統計分析結果。只是,它上面寫說「填表人數共556人,信賴水準95%下,抽樣誤差4.16%」...我沒學過統計,不知道這裡的信賴與誤差是打哪來的?因為那是一份網路問卷,高興/不高興的話是可以一個人填寫好幾次的啊~

我的結論呢?嗯...沒什麼想歸納的,大家自行腦補吧XD

台北場選後座談

看了綠黨/社民黨的選後座談會錄影 ( http://www.ustream.tv/recorded/83765055 以及其他,目前似乎已下架... ),個人感想/解讀如下:

  • 工會票沒有開出來...
  • 不分區立委人選,還是得找有知名度的為佳,才能招攬空氣票
  • 區域立委選舉,則需中長期扎根(江杰在上封信做了補充說明)
  • 綠黨欠缺一看就知道是綠黨的看板人物(以前是潘翰聲/王鐘銘,現在,「綠黨中執委」應該是多數中執委的第二、第三順位的頭銜...)
  • 沒錢。社民黨負債四百多萬。(如果沒有負責募款的人,那也不會有募款的策略與執行,然後就不會有錢進來。還是得取捨/投資。)
  • 選完,大家才知道選舉不只是靠錢,也要靠專業。沒錢的政黨更需要專業。

選前關於兩黨合作的討論,我說過了就是大家賭一把。現在結果不盡理想,未來將更艱困。如果時代力量沒有出什麼大差錯,下一屆立委選舉他們仍是唯一第三勢力...@@
所以啊,議員選舉,或許才是綠黨/綠社盟未來2-6年應選擇的路,大家先忘記挑戰國會吧...目前我們已經有桃園和新竹共兩個席次,這兩個地區是否可能在下一次的選舉再多出1-2席?宜蘭、高雄、新店、新莊是否會有機會?這些機會,也都必須從現在開始培育。

南綠北綠,誰比較綠?

風傳媒上面一篇看來應是以筆名/匿名方式投書、自稱是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支持者的文章「綠社盟路線的三個討論」,在綠黨黨員論壇裡引起一點點小討論。

綠黨與社會民主黨在2016的立法委員選舉中,並沒有拿到任何的立委席次。然而,選後看似貌合神離的氛圍,卻傳出了實質整合的備忘錄討論;惹得兩方黨員人心惶惶。已經是這麼小的政黨,卻還能搞得某一方內部,傳出政治鬥爭之說,實在是險露出人心的貪婪。而這篇文章不但是要提醒綠黨沒有任何平時的黨員討論機制(例如黨員臉書社團),更是希望有志之士能投入這兩個政黨的日常經營與選民攏絡。

先不談別的,裡面有一個很基本的錯誤就是「綠黨沒有任何平時的黨員討論機制」...雖然沒有正式的綠黨黨員臉書社團,但是黨員專屬的 Google Group 至少在 2012 年就開始了。(不過呢...討論有些貧乏,尤其沒有中執委願意參與溝通,狀況十分不佳)

我的看法是,支持者有百百種,就像黨員也是有百百種...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政治,更何況是政黨這種地方,派系、路線的產生是滿正常的。
而我從該文中看到、覺得比較有意思的部分是:

  • 南綠:下一屆中執委會議的選舉/組成?
  • 「如果社會民主黨與執政黨的共生沒有在下一次地方選舉前破局」:聽起來像是,社民黨會優先與民進黨合作,綠黨是第二選擇?

消失的綠黨中評委

在黨員大會之前,我對於中評委的神隱就一直感到不解。黨員大會之後,在綠黨黨員論壇發了一封給中評委的公開信,也一直沒有任何回應。難道中評委不是綠黨黨員、看不到也聽不見嗎?(據說三位中評委裡,一位被停權、一位出國、一位是中執委的同事...)

略看黨員大會會議記錄,似乎沒有提到中評委相關的字句...

能否請中評委說明過去一年做了些什麼事情?
如果因為沒發生什麼事而不需要做事、也可以講天下太平...(不過,有人被停權,代表應該有經過中評委會議?)

綠黨黨章 第十六條
中央評議委員會之職權如下:
一、 監督中央執行委員會推行黨務工作。
二、 本黨內規及預算之備查。
三、 審查本黨之決算。
四、 黨員及各級組織獎懲之決定。
五、 對黨員及各級組織作獎懲之決定時得解釋黨章及相關規定。

2016年 綠黨第十八屆第二次黨員大會、會議記錄、零顆星

五月底在高雄舉辦的黨員大會,我沒有出席,原本以為可以看錄影轉播,沒想到只有會議資料和表決紀錄可以參考...一場耗時八小時的大會,雖然現場有錄影、以及三位文字紀錄人員,但是這些影片和文字稿完全沒有公布,深藏在某台電腦裡...

於是我就開砲了...

秘書處在黨員論壇的回應是:

關於上次你提議是否在youtube上提供會議錄影給黨員線上觀看,經過中執委會上的報告,討論後認為因為沒有徵求與會人員的同意,是無法這樣提供的。
雖然有黨員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出席會議,但也有人認為出席會議也是黨員的義務,所以還是希望黨員能出席年度黨員大會,共同與會及討論。

感到吐血...不過我還是可以好好地說:

先講第二點「雖然有黨員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出席會議,但也有人認為出席會議也是黨員的義務,所以還是希望黨員能出席年度黨員大會,共同與會及討論。」
聽起來像是要懲罰沒有出席的黨員...如果今年初總統/立委選舉我沒有盡投票的義務,我也要被國家懲罰嗎?
至於「討論後認為因為沒有徵求與會人員的同意,是無法這樣提供的」...應該是提供optout機制即可吧?且這是半公開的會議(非黨員可被邀請列席),會議影音/文字紀錄竟然不能被有限制地被黨員閱覽? 那錄影/文字紀錄有徵求與會人員的同意嗎?為什麼可以存放在辦公室硬碟裡呢?

於是有新的理由:

是因為肖相權的關係。我們過去並沒有針對會議影音紀錄錄影後,對是否黨員公開的徵詢與說明,所以這次大會你提出公開黨員大會影像紀錄,在沒有經過黨員的同意之前,不應貿然上傳到網際網路

肖像權?再吐一次血...只好跟著擠牙膏:

若是如此,在沒有經過黨員的同意之前,似乎也不應該錄影/存檔...
不過這樣很好,釐清疑慮是出在肖像權(但,因僅作限制性/非公開傳播,所以是否有肖像權問題仍待法律相關專長來解析...)
那麼,無肖像權疑慮的聲音檔/文字紀錄,應可放在需登入才能瀏覽的黨員專區吧?
這下應該了解「預設開放/透明」vs. 「預設不開放/透明」的差異了~

會議記錄有兩種,如果是「整理過的會議記錄」,那的確需要確認紀錄是否符合原意,而看來秘書處目前沒作這塊。
但,我要的一直都不是這種會議記錄,而是原始的/完整的影片/聲音/逐字稿,可以完整了解會議的內容。不需要剪出所謂的精華片段或最後的投票數據。

某些時候,事前說明或徵詢的確是重要的,但不能作為不開放的原因。我也提供「課發會紀錄要點」、「立法院議事轉播網際網路多媒體隨選視訊系統使用及管理要點」和「開放會議三顆星」給黨員/秘書處參考,希望能改善自以為已經做得很好的保守心態,看看外面的世界...

最後呢,當然還是要決一死戰...我還是發起一個黨員專區的提案/連署,請中執委正式回應,不然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請公開「2016年第十八屆第二次黨員大會會議錄音檔案」於黨員專區(僅限黨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