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與社民黨合作之黨內新政治

本文以綠黨黨員論壇(Google Group)所能獲知的訊息為基礎,略述綠社合作過程中,我一個綠黨黨員的認知...

  • 合作的基調,是在年初的黨員大會中確立的。
  • 2015/03/09,共同召集人透過黨員論壇發表「致本黨黨員關於3/6和社民黨會面一事現況,感謝!!!」,向黨員徵詢意見。共有29 篇留言、18 位留言者。留言的都是黨員,並未有中執委參與對話。
  • 2015/06/26,有份雙方第一次合作會議的新聞稿
  • 04/23、06/30的中執委會議紀錄裡,約略有提到一些政黨合作的討論/決議。
  • 07/16、07/30還召開了臨時的中執委會議,不過沒有即時公布會議記錄(後來有公布,不過,本黨會議記錄一向都只有問題與結論,沒看到過程...)。
  • 來到08/06,發了一封「綠黨中執委會關於政黨合作近況的說明信」,說明「7 月 16 日,臨時中執委會通過繼續與社民黨協商合作案,過程中,中執委帶著地方議員、參選人、地方支黨部幹部等提出的協商條件,經過來回確認,終於在 7 月 31 日與社民黨代表達成協商共識。」以下摘錄部分內容:

    由於協商時程緊迫,且許多協商細節事涉選舉策略及政黨整合進度,無法即時向所有黨員公佈,因此使得黨內有資訊落差的情況發生。對此,中執委會要向關切政黨合作案的黨員同志們致上最深的歉意。
    另針對黨員關切的不分區排序問題,本周一晚間兩黨提名委員會曾召開溝通會議。初步決定待兩黨各自完成不分區提名及排序後,再送交參政聯盟共同提名委員會決定整體排序。
    本黨提名委員會亦於同日召開臨時會決議:
    1. 不分區準政治代理人先依 2016 立法委員選舉綠黨政治代理人提名辦法,開始進行第二階段提名作業,舉辦公開政見座談,經提名委員確認提名後,再討論綠黨本身的排序。綠黨舉辦之公開政見座談,提名委員會將派員出席。
    2.決定不分區排序前,提名委員會將另舉辦座談會邀集黨員及公民團體,針對不分區排序表示意見,供提名委員會參考。
    為彌補急迫協商過程中的資訊落差,期能在簽署備忘錄決策前充分理解黨員意見、進行對話,中執委會將與各地方支黨部合辦黨員座談會,跟各地黨員及黨友討論政黨合作事宜。座談會亦將尊重支黨部的安排,決定是否邀請未來的合作夥伴社民黨一同出席。待各地座談完畢後,中執委會將召開臨時會,確定是否正式簽署兩黨合作備忘錄。敬請黨員同志們能踴躍參加各支黨部座談,提供寶貴的意見。
    為了讓黨員充分了解參政聯盟推動過程與協商結果,茲提供:「政黨合作協商大事記」、「綠黨與社民黨合組參政聯盟之利弊及意見統整」、「社民黨簡介」、「綠黨社會民主黨參政聯盟合作備忘錄」等四份文件,請黨員參考。

  • 花生什麼事?原來,08/03有黨員說朋友傳給他一則新聞「黨內雜音不斷 第三勢力綠黨與社民黨合作尚待解決」...看到這個我和一些人都驚呆了,我只好留言說:

    「不知道所謂的黨內民主程序、或是程序問題,到底是什麼?就是看不見的提名委員會的內部表決嗎?如果只能從新聞、臉書訊息、電話、耳語來看到、聽到這些消息(據說五月底就已經有不分區名單了?),這絕對不是新政治啊~」

  • 於是在一週內,很快速地辦了四場支黨部座談會(08/21公布會議記錄),也邀請了社民黨的朋友來參加。然後也很有效率地,在08/15舉行臨時中執委會議,確認了「政黨合作與備忘錄簽署」。三天後,兩黨正式召開記者會宣布結盟合作。
  • 政黨合作座談會,頗有意思,也有一點點小火花,我個人在會後某串討論的留言是這樣:
    • 「答案在人心」的意思,我的理解就是原則上「沒有「不合作」這個選項」。或許,是因為年初黨員大會通過的「綠黨選舉整體策略討論案」,就是僅有合作的選項?(現在找不到該案全文...囧...)
    • 我比較不傾向合作,因為若選得好,就算有些實務上的摩擦與問題,但起碼會有資源可以持續成長。若是選不好/沒過3.5%,則後續發展會更困難。團結合作很好,但對我個人來說其實是賭一把。
    • 但是,我認同「以實質整合為前提進行合作」。雖然這似乎不大符合程序、黨員大會並未做出此授權。
    • 如前所述的賭一把,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政治判斷、利害分析,以及對於綠黨的付出與情感考量。若傾向不合作,並不代表不著眼於台灣,可能是更長期地看綠黨發展對於國家社會的利益。
    • 最後,還是要談一下我們被動的民主程序...如同小易的問卷,以及我出席週五晚間北北基座談會,座談會的確對於了解合作案有非常大的幫助。在座談會之前,對我來說,合作過程其實是宛如黑箱...(接下來換提名委員會多分享一些資訊了吧?)
    • 以及,信任是雙向的。今天投票選出的中執委,代表他們獲得較多數黨員的信任,也期待中執委能做新政治的好榜樣。相信在參選之時,沒有人會說如果壓力很大所以有可能會退出、或是因為個人工作很忙所以沒什麼時間參與黨務吧。希望以後藉由資訊的流動、以及意見的公開表達,能讓相互的信任變得更好。

講結論,就是,我個人認為我們的黨內民主有點被動。不是因為欠缺時間與資源,不是因為機制或技術不佳,而是少了一個鼓勵黨員參與黨內民主的預設心態。這樣其實不大能玩新政治吧?希望黨內諸委能在此事件後,能有更深刻的認知。

Add new comment